NBA失去中國會怎樣 平均每名球員工資下降20%

NBA失去中國會怎樣 平均每名球員工資下降20%
2019年10月09日 09:53 界面

  對于休斯敦火箭總經理達雷爾·莫雷發布的涉港不當言論,北京時間10月7日,NBA總裁亞當·蕭華在接受日本共同社采訪時首度公開置評。

  他表示,自己已經知悉這一事件對聯盟造成的損害,但在NBA的聯盟立場下,他們選擇支持莫雷言論自由的權利。

  早前,NBA首席傳播官邁克爾·巴斯則發布聲明稱,在NBA的價值觀下,莫雷可以對感興趣的事情分享自己的看法。

  這意味著,NBA的主流意見,全然倒向了莫雷一方。

  中國市場顯然對此事反應強烈。

  NBA在中國每年至少獲得超過10億美元的收入,中國市場早已成為NBA最大的海外市場。但現在,一切戛然而止。

  除了此前NBA在中國市場的合作伙伴、球隊贊助商紛紛終止合作,原定10月10日和12日在上海和深圳進行一年一度的NBA中國賽系列活動也遇阻——目前,部分相關活動已取消,兩場中國賽亦有可能生變。

  10月8日的最新消息是,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視體育頻道決定立即暫停NBA賽事轉播安排,并立即排查涉及NBA的一切合作交流。

  騰訊體育則決定,為2019年9月7日之后開通火箭球隊特權包,且還未更改球隊包選擇的用戶進行退款。10月6日,騰訊曾表示,將暫?;鸺牭谋荣愔辈ヅc資訊報道。

  對于NBA這個商業聯盟而言,他們要付出的代價遠遠不止于此。過去30多年來,NBA在中國市場的努力可能付諸東流。

  NBA曾經是北美四大職業聯盟中墊底的存在,以中國為核心的世界市場幫助他們崛起,但現在,NBA面臨被中國市場驅逐出局的風險。

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

  NBA要“舍棄”中國

  NBA不缺前車之鑒。

  2018年11月,意大利奢侈品牌Dolce & Gabbana(以下簡稱D&G)因創始人Stefano Gabbana的辱華言論和爭議廣告,曾在中國引起極大的負面輿論,其上海大秀亦因此取消。

  事后,近十家中國頭部電商紛紛下架D&G的產品,全球最大奢侈品電商平臺Yook Net-A-Porter以及時裝百貨連卡佛同樣跟進了撤貨動作。

  據該公司2018-2019年財報,該品牌在亞太市場銷售額占據總銷售額的比例已從25%降至22%,而它甚至不是奢侈品前五、前十的品牌。

  如今,NBA這個全球最大的體育IP之一和全北美第二富有的體育聯盟,重蹈覆轍。

  北京時間10月8日凌晨,多位中國賽受邀藝人嘉賓接連宣布,退出NBA中國賽相關活動。業界預計,10月10日和12日的兩場NBA中國賽正賽未必能如期舉行。

  同時,賽前已有不少網友自發放棄觀看本屆NBA中國賽,而具諷刺意味的是,在今年中國賽門票開售后,票面價值350-18888元的門票曾在一分鐘內全部售罄。

  在自莫雷涉港不當言論發布后,火箭隊首先遭到中國各方的抵制。

  中國籃協和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視體育,此前相繼宣布暫停與NBA的一切交流合作事宜。

  在中國籃協的官方聲明發布后,火箭隊的各大中國贊助商,包括浦發銀行、李寧、你我貸,嘉銀金科等公司機構也相繼官方宣布與火箭隊終止合作。

  當前,淘寶和京東等電商平臺已經全部下架火箭隊相關商品。

  作為NBA在中國的獨家轉播合作伙伴,騰訊體育也宣布暫停對火箭隊的轉播事宜。

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

  自姚明2002年登陸NBA之后,數十家中國企業前赴后繼地沖進了這片藍海,其中大部分贊助商是與球隊之間的協議,與NBA聯盟無關。

  但在NBA發言人和NBA總裁相繼做出支持莫雷的明確表態后,抵制的硝煙已經從休斯敦火箭彌漫到整個商業聯盟之中。

  這次風波后,終止合作、放棄續約,已經是中國企業的選擇。

  目前,NBA在中國的收入是計入工資帽體系的,其在中國市場的年收入大約為12億美元。按照分成體系,工資帽拿到6億美元,每只球隊可以因為中國市場多獲得2000萬美元。

  可以預計,如果NBA遭到中國抵制,失去中國市場,那么每只球隊將失去2000萬美金的營收,按照今年工資帽1.1億美金,平均每個球員的工資將減少20%。

一年一度NBA中國賽。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一年一度NBA中國賽。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

  NBA聯盟方面,在中國市場最直觀的收入就是版權和贊助商,版權方面,最為大眾知曉的就是騰訊體育在2015-20總計5個賽季、每年1億美元的獨家新媒體直播版權的費用。

  2019年夏天,騰訊和NBA剛剛完成五年續約,業界猜測版權費用每年達到2至3億美元。

  而目前NBA在中國的獨家電視轉播方央視體育,每年電視轉播費用約合7000萬美元(約為5億元人民幣)。在NBA總裁和發言人相繼表態后,央視已經全面暫停賽事轉播。

  一旦對整個NBA出臺禁令,后者一年的轉播版權損失將超3.5億美元。

  專攻IP版權的業內律師告訴界面新聞:“NBA聯盟肯定會提取訴訟,但沒有生效的版權費用不太可能追討。當然騰訊美股價格可能遭遇震蕩?!?/p>

  NBA的損失慘重,不僅是自己,對其合作伙伴也有深遠影響。

  以NBA的官方球衣設備供應商耐克集團為例,2019財年收官,耐克集團營收391.17億美元,同比增長7%——其中,中華區的營收占到62.08億美元,增速遙遙領先于全球市場。

  但目前,耐克的中國官網已經下架全部火箭隊的相關產品。

  對于NBA球星們來說,同樣將荷包縮水——NBA球星在中國會有眾多代言廣告的機會,而球星代言的所有收入NBA也會得到一定的廣告分成。

  根據騰訊體育《2018中國籃球調查白皮書》的調查數據,中國的籃球迷因球星/球員而喜歡NBA球隊的比例達到69.1%。

  中國體育品牌安踏和李寧,均給自己旗下的NBA球星克萊·湯普森和德懷恩·韋德遞上了年均千萬美元的天價球鞋合約。   

北美以外NBA最大旗艦店落戶北京。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北美以外NBA最大旗艦店落戶北京。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

  三十年打下江山一朝付諸東流

  能夠成為全球最受歡迎的籃球職業聯盟,NBA和中國一起走過的30多年至關重要。

  現在的NBA,用四十多種語言向世界兩百多個國家直播籃球賽事,年收入超過40億美元。

  但30年前,它在中國市場,無人知曉。

  一個傳播甚廣的說法是,1989年,NBA時任總裁大衛·斯特恩來到北京中央電視臺,主動向接待的負責人介紹當時在中國毫無名氣的NBA,并免費送上比賽錄像。

  據央視體育主持人孫正平回憶:“在中央電視臺東門的傳達室里,斯特恩干等了40分鐘,終于見到當時總編室負責購買節目的李壯。雙方沒有簽任何協議,斯特恩希望免費向CCTV按期提供NBA錄像帶,如果我們覺得好,就按期播出。至于以后的事情再說,等于這是一筆不要錢的買賣?!?/p>

  就這樣,斯特恩帶著NBA正式敲開了中國的大門。

  1998年以前,NBA對中國實行很大程度上的優惠,官方甚至自掏腰包請央視的轉播小組去現場直播明星賽和總決賽。

  1994年,央視首次直播總決賽。1999年,王治郅被NBA的達拉斯小牛隊在第二輪選中,兩年之后正式登陸成為NBA亞洲第一人。

  2004年,姚明領軍的休斯敦火箭隊同國王隊在上海進行一場季前賽,這是NBA第一次在中國舉辦比賽。

  2008年,NBA中國組織正式成立,主要業務包括傳統的媒體分發業務、原創節目制作、產品許可或銷售、互動游戲、營銷和贊助。

  NBA在中國市場發展的關鍵人物,當然是姚明。

  2002年姚明被火箭隊選中,當時超過2億人觀看他的首場比賽。據NBA官方統計,自從姚明加入NBA以來到退役,聯盟一共增加3.7億名觀眾。

  作為姚明效力過的唯一一支球隊,火箭隊在“后姚明時代”的關注度依然居高不下。

  姚明退役時,一份有關姚明對中國體育產業影響的報告顯示,即使姚明退役,64.4%的中國籃球迷依然會選擇觀看NBA,并且興致絲毫不減;僅有0.9%的球迷表示再也不會關注NBA。

  但現在,一切將可能結束。

曾效力休斯頓火箭的姚明。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曾效力休斯頓火箭的姚明。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

  NBA全球化踩下“急剎車”

  在莫雷事件發生之前,NBA聯盟正在北美乃至全球市場呈現出強勁的上升之勢。

  北美擁有世界上除了歐洲足球之外最火爆的職業體育聯盟,其中以北美四大職業體育聯盟最為知名,由NFL(國家橄欖球聯盟)、MLB(美國職業棒球大聯盟)、NBA(美國籃球職業聯賽)和NHL(國家冰球聯盟)組成。

  NBA幾乎匯集了世界上最頂級的籃球選手,在全世界范圍內擁有無數的向往者,但在北美卻不是最受歡迎的聯賽。

  北美四大體育聯盟中,排名第一的非NFL莫屬,其總決賽歷來是全美收視率最高的電視節目之一,已經逐漸演變成一個非官方節日。相較之下,早年NBA的熱門程度曾長期墊底。

  直至近年,北美體育聯盟的格局發生轉變,NBA開始逆襲。

 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 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

  《福布斯》發布的2019年最新榜單顯示,NBA球隊的平均市值為19億美元,提升幅度達到13%。

  MLB為17億美元,這是NBA首次超越MLB,奪走后者在北美四大體育聯盟第二的位置。NFL則繼續高居首位,NHL墊底。

  在NBA球隊中,紐約尼克斯的市值最高,達到40億美元,湖人以37億美元位列第二,勇士則以35億美元排名第三。

  從更直觀反映商業價值的最新轉播合同來看,2014年10月,NBA與ESPN、TNT兩大轉播商簽下9年240億美元(2016-2025年)的本土轉播合約,平均每年高達26.6億美元,此前年均只有9.3億美元。

  這是亞當·蕭華擔任掌門人以來經手的第一筆大買賣。放眼北美聯盟,NBA這份合約極具競爭力。

  目前,NFL以9年396億美元(2013-2022年)的本土轉播金額遙遙領先,NBA以9年240億美元位居第二,排名第三的是MLB(8年124億美元),第四名是NHL(10年20億美元)。NBA已經遠遠甩開MLB和NHL。

大衛·斯特恩(右)與亞當·蕭華。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大衛·斯特恩(右)與亞當·蕭華。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

  NBA的逆襲,離不開其全球化戰略。

  從1980年代開始,大衛·斯特恩帶領團隊走出美國,開始“毛遂自薦”的旅程。

  早年,NBA海外擴張主要集中在歐洲市場。1984年,聯盟在休賽期派出太陽、籃網和超音速三支球隊前往歐洲與當地的俱樂部球隊較量,足跡遍布以色列、德國、意大利和瑞士。

  1987年,NBA推出麥當勞冠軍賽,由NBA球隊和歐洲冠軍級別的球隊交手,賽事從1987年持續到1999年。著名球星拉里·伯德、魔術師約翰遜、巴克利、德雷克斯勒、喬丹和鄧肯都曾獲得該項賽事MVP。

  2011年,NBA將兩場常規賽移師倫敦,這不僅是常規賽20年來首度在北美之外的地區進行,更是NBA登陸歐洲的新嘗試,標志著聯盟全球化發展又一里程碑。

  在歐洲之外,NBA在亞洲其他區域以及南美、非洲等市場,同樣有條不紊地推行全球擴張計劃,其中包括大衛·斯特恩很看重的中國。

  至今,NBA在美國與加拿大之外的三個國家舉辦過常規賽,分別是日本、墨西哥和英國。

  NBA一向重視與美國毗鄰的墨西哥,那里已經成為海外常規賽的固定舉辦地點。聯盟甚至計劃未來在墨西哥建立一支NBA球隊,讓墨西哥成為打開拉美市場的突破口。

  NBA將于2020年在北美以外的地區,啟動首個國際認可的職業籃球聯賽——非洲籃球聯盟。亞當·蕭華表示,聯盟還考慮在印度建立職業籃球聯賽,可能在未來五年內實現這一目標。

  2018年底,NBA中國CEO張墀駒在一次《NBA的創新文化》主題演講時,透露了聯盟的全球化進展。

  目前,NBA在全世界范圍內215個國家和地區,以50種語言進行轉播服務,總收視人群達到10億,在全球100個國家開設超過10萬家授權門店。

  2018-19賽季,在NBA效力的外籍球員多達108人,他們來自42個國家和地區,這一數據創下歷史新高。

  美國專業籃球媒體HoopsVibe曾評出NBA五大海外市場,分別為中國、歐洲、印度、巴西和澳大利亞,其中,中國市場高居首位。

  外界認為,由于籃球運動的場地要求相對簡單,有助于NBA在世界各國的普及。

NBA全球化進程將受影響。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NBA全球化進程將受影響。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

  只不過,隨著莫雷發表涉港不當言論,NBA掌門人亞當·蕭華予以支持,NBA與中國市場的黃金時期或將暫告一段落,勢必會對其全球化進程帶來負面影響。

  歐洲冠軍籃球聯賽、中國本土籃球聯賽CBA,都將是被動的受益者。

  記者 |羅盈盈 羅新哲 吳夢玥;編輯 |石一瑛

NBA火箭隊莫雷

推薦閱讀

閱讀排行榜

體育視頻

精彩圖集

秒拍精選

新浪扶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