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兆辉争取卫冕浪琴表国际骑师锦标赛

苏兆辉争取卫冕浪琴表国际骑师锦标赛
2019年12月04日 11:24 新浪体育
苏兆辉将力争蝉联浪琴表国际骑师锦标赛冠军 苏兆辉将力争蝉联浪琴表国际骑师锦标赛冠军

  不少香港人都对苏兆辉甚是着迷,这个现象已持续了好一段时间。在香港,无论马迷、马主抑或练马师都对骑师要求甚高,他们欣赏的骑师必须骑功与智慧兼备,还要具备斗心,最重要的是有能力取胜,苏兆辉的表现,正合乎他们的期望。

  这位巴西骑师以往来香港策骑可谓如鱼得水,他于2015/16及2016/17年度赛马季来港客串都取得卓越成绩,两次均胜出十六场头马,但他于2017/18年度赛马季却没有再次申领骑师牌照。

  苏兆辉育马三子,那年冬天不来港客串,是由于适逢次子出生。他只短暂来港出战2017年的浪琴表国际骑师锦标赛,但他那次对香港的态度有点冷漠,或者说基于某些原因,他对香港马圈有些微言。

  苏兆辉表示:“我第二次来港策骑完离开时,感觉事情不太顺利,因此翌年就没有再来了,况且孩子太小,不想带同他们远道而来。同时我也喜欢杜拜,那里的生活方式与香港截然不同,而且对方开出的条件很好。那时候,我并不太热衷来港。”

  然而,苏兆辉去年底在香港大获成功,令这些不快之事都烟消云散。

  他说:“之后情况有所不同。孩子长大了些,我心想再拼一次吧,而上赛季结果很美满,我变得愈来愈强,而且乐在其中。”

  他于2018年11月抵港,两星期后即替约翰摩亚马房胜出马会杯(二级赛),再两周后他在星光熠熠的浪琴表国际骑师锦标赛中夺冠。之后他又取得在港策骑以来最重要、奖金最丰厚的胜仗,于奖金达二千八百万港元的浪琴表香港杯(一级赛)中策骑“欢乐之光”,以强势一放到底胜出。

  苏兆辉表示:“过去几个赛马季我都能来港策骑,赢得一些头马,但去年却是无与伦比,手风极顺。”

  苏兆辉于3月底告别香港,总结上赛季在港客串共胜出四十四场头马,足够他稳居骑师榜第五位,赢得的赛事奖金累积达七千万港元。他在之后的几个月经历了多个高低起伏,曾经堕马受伤,未能再夺英国冠军骑师荣誉,但也有让人振奋的新事情,包括与马主团体King Power Racing合作和胜出一级赛,未来发展令人充满期待。

  征战国际

  苏兆辉的下一站是重临香港,于周三(12月4日)晚上在跑马地马场与十一名世界级骑师比拼骑功,力争卫冕浪琴表国际骑师锦标赛冠军。他今年的对手包括香港两位顶级好手潘顿和莫雷拉,还有老对手戴图理和莫雅,两人与他一样均曾三夺英国冠军骑师殊荣。

  “那是一种不一样的体验,因为你要以抽签方式决定坐骑,并要与其他世界顶级骑师同场较量。除了讲求骑术精湛外,你也需要获配最优秀的赛驹,而与此同时,也不能忽视列阵的其他骑师,他们均为世界级好手。”苏兆辉续道。

  历史悠久的跑马地马场位于港岛区市中心,被高楼环抱,苏兆辉迄今在跑马地累积了二十四场胜仗。

  苏兆辉于去年的浪琴表国际骑师锦标赛两胜头马,登上冠军宝座。

  他说:“我对国际骑师锦标赛充满期待。这项赛事十分讲求运气,无论是排位和配马都要靠运。我熟悉跑马地的环境,明白争胜之道,也知道需要什么步速。我会满怀信心地上阵,假如坐骑质素够好的话,便会为我取得佳绩。我认为骑师的信心非常重要。”

  去年,苏兆辉就信心十足地主策罗富全麾下的“欢乐之光”,在沙田出战一级赛浪琴表香港杯。该前领型佳驷在苏兆辉力策下一放到底,当时他浑身是劲,双唇紧闭,只着眼于终点线。苏兆辉胜出这场大赛后,并没作出如敬礼等的鞍上祝捷动作。

  “赢马是我的任务。”他坦言。

  “马儿在该仗居前竞跑,主动领放,它本身就喜欢这种跑法。能够胜出香港杯,对我和罗富全来说都意义非凡。那绝对是个妙不可言的时刻。”

  苏兆辉于本周日(12月8日)的香港杯中将不会策骑“欢乐之光”出赛。他说:“我原本期待今年再次策骑该驹,但罗富全已另有人选。”那个人便是潘顿。

  事实上,骑师在今届香港国际赛事不易觅得坐骑,而苏兆辉在当日四场一级赛中只会策骑一驹上阵。

  苏兆辉伙拍“欢乐之光”胜出香港杯

  “我当日策骑聘约不多,所以希望能再觅得坐骑。我在香港杯、香港一哩锦标及香港瓶均没有坐骑,但会策骑由沈集成训练的‘帝豪福星’出战香港短途锦标。”他说。

  “帝豪福星”在港出道后连夺四胜,但上仗竞逐马会短途锦标,在潘顿胯下仅跑第十,表现令人失望,但却因此令苏兆辉有机会为此驹主辔。

  “上仗潘顿主策它上阵,但它未能交出好表现,所以潘顿必定认为马儿实力不足。在香港短途锦标中,它或难以击败大有机会成为热门的‘忠心勇士’及‘争分夺秒’。我认为此两驹是阵中的争胜分子,而‘争分夺秒’今次更有机会反胜‘忠心勇士’。”他又说。

  重量级赛马团体一份子

  在香港赛马季举行期间,偶尔会有人谈论哪位骑师会取得全赛季聘约,而苏兆辉的名字往往被人提及。然而到目前为止,他十分享受在欧洲平地赛马季歇冬期间来港作短期客串。

  苏兆辉今年春季成为赛马团体King Power Racing的首席聘约骑师,故相信他的策骑安排暂时不会改变。King Power Racing由已故泰国商人维猜(Vichai Srivaddhanaprabha)创立,现时由他的家族管理。

  苏兆辉表示︰“他们的管理十分完善,竞赛马匹数目众多,部分血统更极之优良。Alastair Donald是King Power的赛事经理,他的管理工作非常出色。我们都想胜出,更希望赢得大赛,我会以大赛为首要目标。”

  苏兆辉虽然曾三度荣膺英国冠军骑师,但回顾他的职业生涯,他出道迄今仅得十项一级赛头马。这样的成就落在较普通的骑师身上固然可喜,却与苏兆辉的实力不相称。

  苏兆辉于2000年代后期在英国北部崭露头角,其后虽然曾居于英国赛马重镇新市场近郊,但始终未能获得南部大马房的青睐。苏兆辉效力高多芬阵营期间取得丰硕成果,攻下杜拜世界杯(2014年“非洲传说”)及英国冠军锦标(2013年“欢畅”)等一级赛,可惜好景不常。

  苏兆辉希望转投King Power Racing团队可以同时提升坐骑的质与量,而就目前来说他做了对的决定。

  他说:“我返回英国不到两周,便伙拍佳驷‘猛力度’摘下三级赛奥蒙特锦标。”

  “我们旗下有不少即将转四岁的赛驹,而且它们出赛经验少。团队规模虽然较小,但受训中的赛驹却有约一百匹,适合出赛的马匹数目庞大。我们意欲安排麾下马匹参加大赛,并期望它们能交出理想表现。”

  King Power Racing今年录得五十八项头马,其中三十二项由苏兆辉主策,包括策骑“夹心阶层”在皇家雅士谷抡元,以及伙拍“浪子凯曲”攻下一级赛英国冠军短途锦标。

  苏兆辉表示:“这是丰收的一个赛季,不但开端美满,也胜出多项分级赛。直至英国冠军锦标赛马日,即是该季最后一天,我才夺得最重要的一级赛头马。这场胜仗来得正好,它给我更大的动力,而大家也更热切地期盼下赛季再临。”

  聚焦大赛

  然而,苏兆辉今年并非一帆风顺。一次出赛期间的堕马事件,令他被迫退下火线,更无缘第四度荣膺英国冠军骑师。

  “我因受伤而休息了一段时间,令成绩受到影响,但当我复出时我的状态极好。”他说道。

  苏兆辉于8月一个周五晚上策骑Alnadir在湛士福城出赛,其间堕马受伤。就如同所有骑师一样,他对此事轻描淡写。

  在追问之下,苏兆辉忆述:“那场赛事由五驹角逐。当时领放马移离内栏,同时在我外侧的马又移向内栏,于是我就被夹在中间了。那时我正推策坐骑上前,所以来不及将坐骑收慢。这一切发生得太快,我根本没有时间作出反应。”

  “那时摔得挺严重的,庆幸我仅受了轻伤,还能自行离开现场。”他续说。

  若只听他那样描述,还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模样耸耸肩,旁人或会误以为他在堕马后只有数处瘀伤和扭伤。他六岁便在巴西的家族农场上首尝骑马滋味,那次堕马的实际伤势是这样的:“我后腰骨裂,膝盖韧带有点伤,肩膀韧带也有撕裂,所以有好几处受伤。我的锁骨也出现骨裂。”

  事发前,他还在英国骑师榜上追赶莫艾诚,最终由对方登上英国冠军骑师宝座。惟他不愿承认,他因伤休赛六周令他失去此头衔。

  他说:“今年本来有个很好的开始,而我在伤愈复出之后,几乎每日都为King Power及其他练马师赢得头马。不过,我从未能超越莫艾诚,因为他全年都在出赛,从未放假休息。即使在我受伤之前曾经一度追近,但大部分时间仍然落后于他。”

  苏兆辉又说:“我不认为我可以赢,所以已不再剑指冠军骑师宝座。我只想尽己所能赢取更多头马,令马主和练马师感到满意。我只想有一个出色的赛季。”

  苏兆辉快将三十九岁,已尝过荣膺冠军骑师的滋味,现在更渴望赢得更多大赛。

  他说:“如果我有机会成为冠军骑师,我一定全力以赴,但不会以此为首要目标。我想赢得更多大赛头马。当你剑指赢得冠军骑师殊荣时,你或须放弃出战一些大赛。”

  King Power Racing近年在一级赛中取得佳绩,有助苏兆辉实现目标。在香港,他也经常获得马主和练马师的支持,提供实力坐骑染指大赛。苏兆辉在香港实在深受欢迎。

  “香港是个一流的城市,这个地方对我很好。”苏兆辉说。

  (环中马术网)

浪琴表香港马术

推荐阅读

阅读排行榜

体育视频

精彩图集

秒拍精选

新浪扶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