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前,不能分开双腿的姑娘们怎么骑马?

从前,不能分开双腿的姑娘们怎么骑马?
2020年02月18日 11:20 新浪体育
John Collier绘画《戈黛娃夫人》 John Collier绘画《戈黛娃夫人》

  John Collier的著名绘画《戈黛娃夫人》中,女主角裸身跨坐在一匹白马上,画面唯美。然而历史上的女人们真的是如同画中那样骑马的吗?让我们先从这幅画描述的故事讲起吧…

  戈黛娃夫人丨词条

  戈黛娃夫人大约生活在公元10世纪晚期到11世纪初。据记载她是英格兰考文垂地区的麦西亚伯爵利奥弗里克的妻子。传说她笃信宗教,心地善良,经常向丈夫请愿,希望他能善待臣民,减免对贫苦农户的税收。贪婪固执的伯爵认为妻子多管闲事,一怒之下向她提出带有强烈侮辱性的条件:如果能做到在某日正午裸体骑马绕考文垂市内一周,就同意她的请求。

  出乎意料地,戈黛娃竟然答应下来。并且真的赤身裸体,只披着一头长发上马,在正午时步入考文垂市。消息在市民间传开,大家感激她为民请愿甘心受辱的勇气,纷纷自动关窗闭户,都不去观看。只有裁缝汤姆忍不住好奇,从窗户遮光板的小洞中偷窥戈黛娃夫人的裸体,结果却双目失明。“偷看的汤姆”作为“偷窥狂”的代名词永远留在了英语中。

  虽然戈黛娃和她的丈夫都确有其人,但没有任何确凿的史料表明,她曾经有此事迹。后世的历史学家推测,所谓的“贵妇蒙羞”或许真的发生过,但起因和过程都与传说中大相径庭――当时的基督教教会把“公开忏悔”作为对信徒的一种处罚方式,被判公开忏悔的人必须光头赤脚,只穿一件白色内衣,去除一切珠宝首饰和代表身份地位的象征,在公共场合向众人讲述自己的罪愆,请求他们和上帝的宽恕。或许戈黛娃也遭受了这种惩罚,后来在民间传说的添油加醋之下,“光头赤脚只穿内衣”才演变成惊世骇俗的“裸体骑马”。

  如果这个推测是真的,那么编故事的人就十分高明了。他们让一个教会认定的女罪人,摇身一变,脱化为一个类似基督教圣徒的形象,经历了一次传统的“圣徒蒙难”式的考验,最终凭借美德和贞洁赢得了胜利。在“偷窥者汤姆”的下场上,“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”的宗教寓言意义表露无遗。

  可是,它又不仅仅是个千篇一律的道德说教故事――“裸体骑马”。这一标志性情节带有格林童话式的性挑逗意味和浪漫主义色彩,即使在千年后也足以让人浮想联翩。

  不过,这些也不妨碍我们考虑一点现实的问题,比如,戈黛娃夫人到底是如何骑马的?虽然画中的戈黛娃夫人并没有使用马鞍,好像“小媳妇骑驴”一样轻松地坐在马背上,但实际上侧骑必须要用到专门的“偏鞍”(也叫侧鞍),否则立刻就会掉下来。

  偏鞍的做工比普通马鞍更讲究,价格也更贵,因为需要全手工打造。通常来说偏鞍只有一个马镫,方向和跨骑式马鞍略有不同,方便侧骑时脚尖向外踩住。另外还有一个类似“挂钩”的装置,可以把一条腿“挂在”上面,防止滑下来。偏鞍分左右两种,但一般来说习惯于朝左骑坐(尤其在英国),因为英国靠左行进,左侧骑行在表演时便于面向观众,下马时也正好站在路边。由于侧骑的关系,贵妇的骑马服也有专门的讲究,不然奔跑起来长裙会被吹起,十分不雅。

  即使用了偏鞍,侧骑依旧比跨骑困难许多,需要更好的平衡性和对马匹的控制能力――骑过马的人可能有所体会,对马技不精的人来说,跨骑式都无法保证在马匹运动时不掉下来,更不要提侧骑了!运动幅度较大的时候,侧骑十分危险,因此有许多女人并不喜欢侧骑,但礼仪又要求她们必须这样做。

  当时女人如果像男人那样两腿分开跨在马上,会被认为很粗俗。在中世纪甚至会被以“淫秽放荡”的理由治罪,历史上留下跨骑姿态画像的贵族女性寥寥无几,而且无一例外都是以男装姿态出现,比如叶卡捷琳娜大帝。在电影《泰坦尼克号》中,露丝曾要求杰克教她“像男人一样骑马”,可见迟至1912年,女人跨骑依旧被视为“叛逆”的举动。

  但是,如果深究为何欧洲人一定要求女人侧骑,理由其实很简单也很滑稽:在漫长的数千年间,欧洲女性一直不知道“女裤”为何物,无论文艺复兴还是巴洛克时代,她们华美壮观的长裙下面只有层层叠叠的衬裙和裙撑,裤子是男人的专利。

  第一条女裤要到维多利亚时代才出现,一开始是外穿的长“裙裤”(外观上看起来依旧是长裙),后来出现各种变体,乃至缩短变紧成为最初的女用内裤。有趣的是,裙裤最初设计出来,就是为了让女人可以跨骑的。因为当时没有描述女裤的单词,所以便借用了法语中的“套裤”一词。(注:18世纪法国贵族男子习惯于穿到膝盖的“套裤”,下着袜子,而平民则穿长裤,套裤是贵族的象征,所以法国大革命时才有“无套裤汉”和“无套裤党”的说法。)

  大约在1849年,一位美国女性Elizabeth Smith Miller从土耳其长裤上得到灵感,设计出裤脚收紧的“灯笼裤”,外罩到膝盖的短裙。美国第一份女性报刊“百合报”的创始人和总编Amelia Bloomer深深被这种新式服装吸引,利用自己的报纸大力宣传灯笼裤的便捷和卫生,使其在美国知名度大增,并很快影响到了欧洲。灯笼裤也最终被以她的姓氏“Bloomer”命名。

  随着骑自行车成为时尚,热爱户外运动的欧洲女人也开始穿着灯笼裤,却遇到了比在美国大得多的阻力。教会、政党、“正统”报纸纷纷发声指责女裤粗俗不雅,连带必须跨骑的自行车运动都一起受牵连,被认为是“不正经”的行为。而当时的新锐女性则视穿裤子为维护女权、反抗传统的一种表现。这种对抗持续了将近一个世纪――1932年,美国影星玛莲?笛特瑞还因穿长裤在巴黎街头行走,被以“有伤风化罪”羁押到警局。许多女权活动者闻讯在警局外游行示威,迫于压力警局不得已将她释放。直到二战时期,大量男性上了战场,女性必须离家工作,而穿裤子在工作时远比穿裙方便和安全,裤子才作为女性常服的一部分得到了广泛的接受。

  在裤子的帮助下,更简单易学、也更安全的跨骑取代侧骑不过是时间问题。《唐顿庄园》第六季中(1920年代),大小姐玛丽一改第一季中的侧骑姿态,穿着和男人一样的骑马服,英姿飒爽地跨坐在马背上。她的父亲还在一旁抱怨“你真的喜欢这样骑马吗,我觉得侧骑优雅多了”。而他得到的回答是:“侧骑也危险多了呢!”

  今天,除了欧洲王室的一些贵族女性在重要场合上,会出于礼仪的需要而采取侧骑之外,在一些马术比赛中,侧骑也作为一个保留项目出现(男性也可以参加,但大多数选手还是女性)。由于对骑手的技巧要求更高,侧骑已发展成为传统马术的一个“进阶”级分支,在侧骑比赛中获奖是一项特别的殊荣,是很多骑手梦寐以求的目标。

  ( CKUR中联骑士联盟国际马会)

骑马女性解放

推荐阅读

阅读排行榜

体育视频

精彩图集

秒拍精选

新浪扶翼